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站点公告:
微信公众号bj_xxw
导读

解放军还未进这座大城市,国民党军队早已逃之夭夭

0
回复
509
查看
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1095

主题

1198

帖子

415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151
发表于 2018-12-5 12:06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北京信息网
1949年11月30日,对于其他人来说,那只是平常的一天;可对于我们重庆,那是一份厚重的历史,一个崭新时代的开始。今天,我们与重庆解放的亲历者一起看看先遣部队如何“杀进重庆城”。

解放军经过重庆市郊入城

北京信息网

北京信息网 北京信息网
北京信息网 北京信息网
讲述人:杨国宇,时任二野三兵团十一军参谋长
我军以排山倒海之势,兵临南岸。敌军望风披靡,逃往成都。战局发展之快超出了人们的预料。二野三兵团十二军折道直奔成都。十一军军长曾绍山急令:“只有穷追,才是胜利。”军参谋长杨国宇及三十一师副师长兼参谋长胡鹏飞率先行团,渡江登岸,解放重庆。
这是1949年11月下旬的事情。
11月29日下午3时左右,我和胡鹏飞带陶怀德先行团抵达长江南岸的南温泉时,在李家沱鱼洞溪歼敌一个营,俘敌200余人(在这次战斗中我师长赵兰田同志负伤)。据俘称:他们是胡宗南一师一团一营,由汉中乘汽车昨晚才赶到此地,任务是迟滞解放军西进。我们问:“重庆情况怎样?”他们说:“我们刚过河来守南温泉,听说你们要来,大部队连午饭都没吃就过河去了,我们正准备走,你们就来了,那边的情况一点也不知道。”看来,他们说的是实话。重庆就在对岸边,可是看不见。
15时左右,李家沱对岸九龙坡杨家坪燃起了熊熊烈火,浓厚的烟雾几乎笼罩了半边天。不到半小时,整个北岸就变成了“火城”。汽油桶“轰轰”的爆炸声,木板船“啪啪”的燃裂声和对岸敌人打过来的炮弹声、机枪声不绝于耳。许多战士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跑来情战:
“快下命令打过去吧!晚了,重庆就会变成彭水呀!”
我的心情也十分焦急。彭水被敌人放火烧毁了,难道还要重庆重蹈其辙么?绝不允许!我们必须把重庆这座闻名于世的山城完完整整地交给人民。我稍加思索,转身对陶怀德团长说:
“我们只有3只小船,是命根子呀!我和胡鹏飞在这里打手电筒作信号,叫部队打枪打炮佯攻,如敌人不还击,你带上一个排强渡。要记住,时间决定着重庆的命运!”
3只小船摇成“品”字形,向对岸急驶。我从望远镜中看见对岸混混浊浊,船靠岸后,战士们象猛虎下山,扑进九龙坡,但很怪,没有遇到敌人的阻击。不一会儿,才传来象似机枪扫射和手榴弹爆炸的声音。我的心一沉,莫非中了敌人的埋伏?
突然,我身旁的战士们欢呼转跳起来。抬眼望去,但见10余只木船向这边驶来,船夫们高声吆喝着:
“不要打抢!我们是帮解放军渡江的!”
我和胡鹏飞分别乘船来到北岸,没见到陶团长他们,就问一位老头:“刚才枪声在哪里响?”
老头嘿嘿一笑,用手掠掠胡须,说:“哪里是打枪,老百姓们放鞭炮欢迎你们哩!那些国民党兵没敢放一枪,全跑啦!”
我带着登陆部队向浮图关急奔。半路,赶上了陶团长。我向他作了简短的交代:
“敌人一定有破坏重庆的计划。我们必须在晚上七点半以前进入城内。你还是打先锋。”
陶团长问:“路上遇到小股敌人怎么办?”
我说:“别管它小股大股,都统统甩掉,留给后续部队来解决,你只管往重庆城里钻。”
陶团长笑了:“我明白了——哪怕只先进去一个兵,也会给留在重庆的敌人、特务以巨大的精神打击。”
浓雾蒙蒙遮住了重庆,我们无法看清山城的真面目。但见白市驿方向一片火光和轰轰的爆炸声,团团烟雾腾入高空,隙间不时显出细高的工厂烟囱,正北及东北方向,也传来了天崩地裂的爆炸声,间或有建筑物倒塌的巨响。残暴的敌人已经开始下手破坏了。战士们愤怒得咬牙切齿,一股劲就冲到了全城的制高点——浮图关上。
在浮图关,有被陶团长甩下的敌国防部警卫第二团。这个团的一千六百多名官兵自知大势已去,不愿再为蒋介石卖命,所以,胡鹏飞没费多大劲儿就和平地解决了他们。
浮图关下就是新市场的大街。街面上有许多地方用桌椅围成了圈圈,中间竖着长凳,上面写着——“注意地雷!”市民们传过来招呼:“那是我们标的,里面有国民党埋的地雷,不要进去呀!”
我和胡鹏飞决定,后续部队不从浮图关入城,绕山路走捷径,直插化龙桥、小龙坎,与先锋部队构成钳形攻势,以防不测。
天已经黑了,又下起了蒙蒙细雨。
我们沿着山上很陡的石阶小路一步不停地跑,心“砰砰”地狂跳,好象要蹦出来。没人喊苦叫累掉队,大家只有一个信念——截断残敌向山洞的退路,保住城市不受破坏!
11月30日凌晨4时,部队抵达化龙桥、小龙坎。张营长从前面赶回来,说:“前头的敌人真多,还有不少散兵游勇队伍。他们也搞不清我们有多少人马,吓得要死,一接火就投降。”胡鹏飞用手电筒往街上照,看见了一排排的俘虏兵。
张营长又说:“还有地方上的汽车修理厂、化学厂、玻璃厂、卫生器材制造厂和电信器材制造总厂,都派人和我们接头!”
我让人找来几位工厂的厂长,对他们说:“从今天起,工厂是人民的财产了!你们保护了工厂没有让国民党破坏,也有一功!”
电信器材制造总厂的厂长说:“你们还要向前走吧?这一带工厂多,护厂总得有个挑头的呀!”。
我说:“数你的厂最大,你就做做这个工作吧!”
他说:“你得给我个执照。”
我在一张小纸片儿上写下了这个意思,又签上了我和胡鹏飞的名字,让他拿去联络各个工厂,并以此与后续大部队接通关系。由于战事紧张,我们未及时与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。
解放军进城的消息惊醒了化龙桥,市民们高兴地放起鞭炮,汽车修理厂的工人把所有能启动的汽车开来送给部队使用,这其中还有几辆吉普车,上面张贴和挂满了标语、鲜花。在一片欢呼声中,战士们上了汽车,许多老百姓动手帮助我们搬运油盐担、重机枪、小炮和炮弹箱。这些都是我们的指战员用肩头扛到重庆的。
汽车队驶出化龙桥,很快就推进到新桥。歌乐山的敌人刚刚逃去,没来得及把桥彻底毁掉。我们找来木板铺上,就顺利地通过了新桥。
在一座公路山洞前,我们被一堆堆敌军的尸体和毁掉的汽车挡住了去路。我很纳闷:我们是先头部队,脚下又有飞快的汽车轮子,前面不会有十二军的其他部队,而友军再快不过才到白市驿,这股敌人是谁消灭的呢?后来才知道,因为我军推进神速,都说是杨森刚刚逃过山洞,就不管后面自己的汽车十六团和陆军大学的官兵,下令爆破,企图迟滞我军。
我门把敌人的尸体掀在一边,清理了公路上堆的飞机炸弹,就顺坡而上,通过山洞,经过歌乐山,直逼中和场。这时,友军已占领了璧山,我们又顺手抓住了一股逃窜的敌军……
我们保住了重庆,山城获得了新生。

北京信息网 北京信息网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特产家小程序

扫描,关注官方微信

联系我们

400-0098-987

24小时服务热线
客服QQ:2030115567
Copyright 2005-2018 天下通达(北京)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|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沁春汇底商1008(吉林辉南店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北京信息网 ( 京ICP备14024126号-1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网络备案编号:1101082106